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少年的欲望】(番外之教师妈妈)(03)【作者:lvmvlv】
【少年的欲望】(番外之教师妈妈)(03)【作者:lvmvlv】
字数:6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之教师妈妈3

  面对王安告诉我的真相,想着妈妈正赤身裸体的和我的同学一起洗鸳鸯浴,也许此刻正跪在浴缸里,撅着大屁股被抽插玩弄。我不知该说什么,唯有沉默以对,王安转身离开,只留下了一句话,「想要什么,那就要主动。呵呵,就看你能不能把握机会了。」我知道王安的意思,更知道他没安好心,可内心的恶魔还是被他这句话引诱的蠢蠢欲动,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是让我浮想联翩,难以自已。知道真相的我无处可去,只好又回到家中,用妈妈的丝袜配合着妈妈被人操干的视频发泄了一把。发泄完的我无力的躺倒在床上,不知不觉沉沉睡去。不知何时,客厅传来声响,我被突然惊醒,赶紧打开门,发现妈妈正靠在门口,站立不稳,我急忙上去扶住妈妈,一股浓厚的酒气传来,我心中纳闷,妈妈不是在张昌家嘛,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楼道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似乎已经到了楼下,看着意识模糊,整个人靠在我身上的妈妈,我虽有心去窗户边查看,无奈被比我还高的妈妈压在身上,只能先气喘吁吁的把妈妈扶到沙发坐下,我一只手扶着妈妈,另一只手从妈妈腋下穿过,轻轻擦过妈妈乳房的下边缘,那柔软的触感令我心中一荡。我心中狂跳,侧脸看向妈妈,妈妈毫无所觉,眼睛都睁不开了,我扶着妈妈慢慢坐下,刚一松手,妈妈已经靠着沙发斜倒下去,双腿垂在地上,整个人趴在沙发上。毫无疑问,这就是王安所说的机会了,妈妈这样子明显不是自己走回来的,只是不知道是谁送妈妈回来的。我轻轻推推妈妈,靠在妈妈耳边叫道,「妈妈,妈妈。」妈妈只是发出低低的哼声,再无半点动静。我贪婪的扫视着妈妈曲线玲珑的身躯,停留在那挺翘的圆臀,咽了口唾沫。妈妈趴在沙发上,身子在慢慢向下滑去,我脱掉妈妈的高跟鞋,伸手抬起妈妈双脚放在沙发上,让妈妈整个人趴在沙发上,我这时才注意到妈妈今天出门仍然穿了一套制服套装,可能是张昌的口味偏好吧,操干这样的女老师更令人兴奋。

  我坐在沙发上,妈妈的丝袜小脚被放在我的腿上,我克制不住自己的伸手慢慢摸索把玩着,润滑细腻的触感令我沉迷,被灰丝包裹的小脚显示出丰满的曲线,颇有几分肉感,摸起来很舒服。咦,怎么是灰丝?下午回来后我已经检查过,妈妈今天穿的是一双黑丝袜,这下子令我热血沸腾,我几乎可以想象妈妈的黑丝被干烂扯烂的下场了。此时紧靠着妈妈,我隐约闻到酒味之外的其他味道,那是精液与淫水的味道,看来妈妈洗完澡后又被蹂躏了,早已挺立的肉棒直直的顶着妈妈的小脚,我一只手按着妈妈的小脚在我的肉棒上来回摩擦,另一只手掀开妈妈的裙子,露出妈妈大屁股,这一眼,让我理智彻底崩溃,因为妈妈没有穿内裤,隐约能看到妈妈尚未完全闭合的阴道口还有液体流出,雪白的大屁股上有搓揉过的红印,大腿根部的灰丝上满是秽迹,有已经干涸的,还有明显刚留下的,妈妈在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被人抽插内射了。

  这一发现绷断了我脑海中的最后一根弦,我再也忍不住了,拉下短裤的拉链,让挺立的小兄弟傲立在空气中,但随即我就受到了打击,因为我的似乎比王安的要小上不少,这一下,我胆小怕事的性格又显现出来,原本准备不顾一切插入妈妈体内的想法瞬间消退,我给自己找理由,「插入反应太大,会被妈妈发现的,我就摸摸就好。」虽是这么想着,但脑中全是妈妈给王安足交、乳交的视频,我喘着粗气,双手握着妈妈的小脚,夹着我的肉棒一下下摩擦起来,细腻的摩擦触感和对妈妈的亵渎让我短短几十下后就失去了控制,一股滚烫的精液尽数射在了妈妈的小腿上/

  「没关系的,妈妈根本不会知道这是我射的,」我安慰着自己。放下妈妈的小脚,我从沙发上爬起来,晃荡着小弟弟,把妈妈翻过身来,昏睡中的妈妈全无反抗,令我格外兴奋,我低下头轻吻妈妈的红唇,伸出舌头慢慢的舔舐,不放过每一处,可惜妈妈没有反应,不能让我和妈妈来个舌吻。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解开衬衣的纽扣,柔软饱满的触感让我发现妈妈的胸罩也没了,我红着眼用力搓揉妈妈的美乳,脑海里是那天妈妈在教室被王安操干时,王安玩弄妈妈丰满双乳的场景,「骚货妈妈,你果然是要被人玩弄的啊。」

  我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布满红印的大奶子也不在乎被我再蹂躏几次了。这么揉捏了一阵,我的下身渐渐又起了反应,我松开双手,低头舔舐着妈妈已经挺立的乳头,「真是个骚货,被自己的儿子玩也能起反应,难怪会被自己的学生干的那么爽。」我捉住妈妈的一只手,用妈妈的小手替我打飞机,「呼,真舒服,」令我悲哀的是我的持久力完全和王安不是一个档次,没多久我就感觉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低吼一声,站起身来,尽数射在了妈妈平坦光洁的小腹上。


  我无力的跪在沙发边上,头埋在妈妈丰满的双乳间低声喘息着,该死,下午射了好几次,晚上妈妈的美妙肉体就在眼前,我却只能做到这样,我痛恨的想着,难道我只能做个撸管屌丝吗?可惜接下来我再怎么努力,也不能让我的小弟弟再挺立起来,不过一番休息让本已脚步虚浮,站立不稳的我又恢复了不少力气。我将目光转向妈妈最神秘的地方,我的亵玩让妈妈那里再度湿润了,阴道口内外残留的精液让我格外兴奋,我伸出手慢慢分开妈妈肥美的阴唇,一根手指慢慢插入,另一只手抚摸妈妈的阴蒂,沉睡中的妈妈受此刺激也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但我已经清楚,妈妈暂时是醒不来的。

  妈妈脸上的红晕和呻吟声随着我手指的加速而不断变大,「吧唧吧唧」的水声中我每次抽出手指都要带出一些淫水,忽然,妈妈发出一声娇吟,身体陡然僵硬,小穴紧紧的吸住我的手指,股股暖流浸湿了沙发下面一片。将妈妈送上高潮后,如此巨大的刺激也只能让我的肉棒勉强硬起来,我只能跪在妈妈胸前,用妈妈的双乳紧紧夹住我的肉棒,不断的摩擦中我发出感慨,「要是能让妈妈主动用这对大奶子替我乳交,那该多好啊。」但稀薄的精液和开始疼痛的肉棒告诉我,我只是个悲剧而已。

  看着全身布满污秽的妈妈,我勉强打起精神,替妈妈把衬衣纽扣扣上,裙子放下,仅此而已,其他的妈妈肯定会自动脑补到别人身上去,万万想不到她的亲生儿子也在她身上留了一份。第二天早上,我醒的很迟,一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起床后发现,妈妈不在沙发上了,转了一圈,发现妈妈正在房间睡觉,被弄脏的沙发套和妈妈那身衣服都被扔进洗衣机里清洗了一番,顾及妈妈也是勉强支撑做完的这一切,不然以她的习惯,不会这么扔一起洗。妈妈直到中午才起床,仍然是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看见我似乎还有点紧张,「小军,你起床了啊?」
  「妈妈,你醒了啊,这都中午了,咦,你不舒服吗?」我坐在沙发上问道。
  「哦,没什么事,只是昨天喝多了,有点难受,很快就好了,」妈妈轻声答道,「昨晚妈妈回来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

  「没有,」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昨晚玩得可真迟,我都睡觉了你还没回来。早上我起床才发现你正在睡觉。」

  「不好意思,昨天玩的有点晚,」妈妈似乎松了口气,「没吵醒你就好。」说着妈妈转身走向卫生间,「我去洗漱一下,一会烧饭给你吃。」

  「不用了,妈妈你不舒服,我去楼下买了粥,我已经吃过了,你洗漱完可以来喝点粥,会舒服的。」我看着妈妈的背影说道,妈妈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但仍遮掩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材。

  「小军,你真是长大了,」妈妈转过身感动的看着我。夸奖的语言到了我的耳中被转换成另一层意思,「哼,嫌我不如王安嘛,下次就让你爽死。」

  「妈妈,这是我应该的,哦,对了,沙发套怎么换了?」我忽然问道。
  「昨晚酒喝多了,不小心弄脏了,我就洗掉了,」妈妈神色自若。

  「是咯,妈妈,昨天给你打电话,你怎么忽然给挂了?」

  「昨天朋友聚会很热闹,不太方便一直打电话,抱歉哦。」妈妈一脸自然地回答,看不出半点异样。直到妈妈进入卫生间洗漱,我的脑海里仍然是此刻端庄优雅的妈妈和那个下贱淫荡的妈妈在不停的交织,最后重叠在一起,让我茫然而又欲火高涨。但是面对清醒的妈妈,内心的怯懦让我再次逃避,我躲回房间去了,而妈妈喝了点粥就借口不舒服也回房休息去了。

  房间里,我看着手机里的视频,昨晚拍摄的,效果一般般,但还是能认出人来,昨晚的行为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也激起了我内心更大的欲望,只是长期养成的性格阻止了我进一步的行动,「王安还会给我创造机会的,」我这样自欺欺人,明知王安不怀好意,可我也只能如此,也许我的内心同样渴望见到妈妈被凌辱调教的样子吧。

  转眼到了新的一周,跟在妈妈身后去学校的我明显发现,妈妈最近越发的迷人,看着那摇曳的身姿,我咽了口口水,下次要是有机会,一定绝不错过了。中午放学,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校医室外面,看着站在我眼前的王安,我内心既有不安也有兴奋,不知道他又想要做什么,但我的愿望又要靠他来实施,怀着矛盾的心理,我低头站着。王安冲我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领着我进了校医室外间,里间的门掩着,有女人的呻吟声不断传出,我听得十分的耳熟。我凑近一看,又是令我兴奋的淫靡一幕,妈妈全身赤裸只穿着黑丝长袜,趴跪在床上,眼睛被蒙上布条,嘴里被塞了自己的蕾丝小内裤,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张昌压在妈妈身上,肉棒不断地在妈妈小穴里进进出出,一对大奶子在他的手里不停地变换形状。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我仍看的目瞪口呆,张昌也不拦我,等我看了几分钟后才示意我出去。

  站在门外,王安说道,「放心吧,你妈听不见的。」

  终于回过神来的我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王安看了我一眼,我慌乱地低下头,「没什么,给你个机会,昨晚不就是吗?」
  提及昨晚,我更加的无措,内心最不堪的一面赤裸裸的暴露在这个人的面前,「我不问你昨晚究竟做了什么,不过以我的估计,你肯定不会什么都没做,但也没胆子什么都做,」见我一副目瞪口呆加心虚的样子,王安一笑,「我只是帮助你实现你内心的愿望罢了,现在看来,你还需要努力啊。」

  回到教室的我浑浑噩噩,一下想着王安的目的,一下想着正被人压在身下操干的妈妈,茫然不知所措。晚自习后,恍惚了一整天的我匆匆回到家中,我惊恐地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的事情让我开始变得不能控制自己,路上看见漂亮的女性总是胡思乱想,以前也这样,但最多也就偷瞄两眼罢了。但今天我居然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了,仿佛内心的恶魔被释放,晚自习下课后大家蜂拥而出,在拥挤的楼梯道里,大家都被推挤着向下前行,看着我前面的漂亮的女同学,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屁股,这在往日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却真的发生了,还好人特别多,她也没法停下来看是谁,说不定她还以为是被人挤的,我这样安慰自己。可是不管如何,我还是做了,我的内心充满了害怕,如果被人发现,我就完了,肯定死定了,我该怎么办呢?如果再来一次,我可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气了,一直到克制不住睡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接下来的几天,我拼命控制自己,不去看妈妈,不去看视频,甚至避开路上所有漂亮的女性,结果就是我自己几乎要疯掉了,我也不知为何会变成这样,幸好妈妈这几天没什么功夫关注我,而本就内向的我也没什么朋友,无人发现我的异常。但我自己知道,我要控制不住了,甚至有一次在路上,我明明告诉自己不要,还是忍不住跟在一个漂亮女性的身后,越来越近,那个女人可能有所察觉,有点害怕的跑开了,还好她跑得早,不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那就真的没救了。
  忍了几天,今晚放学,我又一次伸出了罪恶之手,这次是另一个女生,那个女生也没吭声,我的内心似乎得到了某种满足,但与那晚的经历相比,远远不够,我在渴望更大的刺激。这次的伸手让我更加难以控制自己,我知道在这样下去,只怕非进派出所不可,不仅没占到什么便宜,还得背负难听的名声。可王安那边偏偏毫无动静,我甚至生出晚上放学的时候把前面走路的女同学拖进小树林的想法,还好我骨子里的软弱让我只是想想而已,没有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这种寻求心理上的刺激非常的危险,至少对我这种普通人来说,稍有不慎,就要悲剧,只是性格内向的我在长久压抑后,一朝释放,就再也难以控制自己。

  我曾经想着对妈妈下手,可没有王安的帮助,我压根拿妈妈没办法,我连安眠药都买不到,至于强奸,呵呵,就我这个体格,那是找死。无奈之下,我第一次主动找到王安,「你要怎样才肯帮我?」被欲火冲昏头脑的我嘶哑着嗓音说道。
  「那天晚上你拍的东西,」王安不急不慢。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拍了?」

  王安笑道,「你会不拍吗?」我哑然无语。

  没有多想,也不愿多想,我掏出手机将视频传给王安,王安扫了几眼,「啧啧,还是没真正爽一爽嘛。」

  我小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王安看了我一眼,「就你这胆子,我让你强上,你敢吗?」我默然无语,敢我还来找你。

  王安嘿嘿一笑,「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给你个机会,明天中午记得来老地方。」

  第二天中午,一下课我就飞奔而去,王安他们第四节是体育课,不问可知,必然又是去玩弄妈妈了,到了校医室,门掩着,我推开门,王安正坐在外间,一指里面,「去吧,记得不要出声。」我一愣,王安轻笑道,「给你妈喂了药,现在已经被操的迷迷糊糊了,不过你要是出声,也许她还能认出你来。」我心中狂跳,害怕之余,却是一阵从未有过的刺激。

  进入里间,妈妈仰面躺在床上,衬衣被解开,胸罩被推起,裙子卷在腰间,裸露的阴部一片狼藉,让我安心的是双眼被眼罩蒙住,我畏畏缩缩的慢慢移动,忽然反应过来,这么小心,只怕才会被妈妈发现不对吧。我索性几步走上前去,三两下脱掉自己的衣服,一下扑在妈妈的身上,妈妈只是扭了扭身子,低哼了一声,「不要嘛,」我先是一惊,继而坚定地低头亲吻在妈妈的小嘴上,妈妈略作抵抗,就顺从的伸出舌头与我舌吻,完全没有发现不对.

  第一次与妈妈接吻,而且妈妈居然还主动配合,令我无比兴奋,可一想到妈妈将我认为是别的男人,我的心里就更加的扭曲,我一边与妈妈亲吻,一边用力搓揉妈妈丰满的双乳。再次把玩妈妈的大奶子,依旧让我激动,早已挺立的下身在妈妈的阴道口外来回滑动,还滴淌着男人精液的阴道口张开着,伸手一摸,非常的湿滑,可是毫无经验的我想直接就这么蹭进去,试了半天也没有成功,反而惹得妈妈发出不满的娇吟,我坐起身来,一只手分开妈妈的阴道口,另一只手扶着小弟弟慢慢的挺入了进去,「啊,好温暖,好舒服,」

  我真想喊出声来,可一想到万一被妈妈发现的后果,我只好忍住兴奋,双手按住妈妈雪白的大腿分开,开始猛烈而快速的抽插,妈妈发出满足的呻吟,大屁股主动扭动着配合我,可怜我这个处男本就受不了这温暖紧窄的小穴,妈妈大磨盘似的肥臀一扭,我登时就了账了,肉棒控制不住的一跳一跳,尽数射入妈妈体内,本该让我兴奋激动的一幕,却因为持续的时间太短,而变成我了耻辱的瞬间。一想到外间还有个王安,我就更是羞愤欲死,不幸中的万幸,妈妈虽然不满的呻吟了几句,终究没有醒来。我保持这个姿势呆立了一会,急忙逃难似的跳下床,七手八脚的穿好衣服,跑到了外间。

  王安这次倒是安慰了我一句,「没事,多来几次就好了。」

  我闻言更是不堪,一句话也不说,匆匆离开,但我知道我是彻底逃不脱王安的手心了,以后他让我做什么,只怕我就得做什么了,但是成功的享受到了妈妈美妙的肉体也让我无法自拔,内心极度渴望下次机会的来临,让我可以洗刷今天的耻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